• 分類
  • 洄瀾灣

    築空間

    安心購物

    熟女特色,魅力四射 – 吳若權

    看身邊幾位長髮飄逸的熟女朋友,在網路通訊軟體中的自我暱稱中改稱為「哥」,不免覺得她們有點太愛搞笑了。

    回想起幾年前的她,絕對還是純情少女的模樣。言行謹慎、舉止含蓄;為了不得罪人,常委屈自己;也常為了乞討愛,而讓自己變得不夠可愛。如今,已經變得一副敢作敢當的架式。她會體貼別人,但絕不委屈自己;她依然需要愛,但不會乞討愛。她願意給予;但不求對等回報。於是,看起來有點無所謂,有點大剌剌,有點隨興而不拘小節。

    從前,「無所謂」、「大剌剌」、「隨興」、「不拘小節」這些形容詞,好像都比較適用於男性身上,讓女人活得很壓抑。

    敢說敢言 敢愛敢恨

    隨著女性經濟能力與社會地位的增加,累積自信的程度,也展現成熟的態度,女人愈來愈不想勉強自己。於是,所有勇敢做自己的女人,看起來都有點「Man」。然而這個趨勢的形成,男性的貢獻也不少。除了男人以正確的心態去努力支持與積極配合,容許女人發展自我之外;有時候是因為女人在某段感情中遭受創傷,從此讓她大澈大悟─如果委屈這麼久、付出這麼多,還是無法得到男人的寵愛,為什麼不多寵愛自己。從此,女人放棄所有的偽裝與壓抑,做100%真正的自己。她變得敢說敢言、敢做敢當、敢愛敢恨,提得起、也放得下。

    與其說女人變得很「Man」,不如說她不再讓自己刻意表現被迫害的小女人樣貌,頂多往「中性」靠近,而不是真正想扮演男人的角色。內在世界有點「Man」的女人,最好配上一個懂得欣賞她、尊重她的男人。他未必是小男人,但絕不會是大男人。他願意付出愛,也期待雙方公平對待。

    攝影小技巧 抓住毛小孩目光

    看著家中療癒的毛小孩,總忍不住想記錄下每個可愛的表情與姿勢,但要抓住好動狗狗們的目光可不是件簡單的事,我們可以嘗試看看哪些方法呢?

    利用飼料固定視線:最常見的方式就是一邊拿著家中愛犬的飼料或喜歡的小點心一邊拍攝,幫助吸引目光固定視線。拍攝時可以先讓狗狗坐下,小點心則當作拍攝完的獎勵,說不定能讓狗狗慢慢地越來越會看鏡頭。

    更改快門音效:當快門發出聲響,狗狗可能會因為在意聲音轉向相機方向。另外,也可試試更改快門音效,利用與往常不同的聲音吸引狗狗的注意力。

    連拍提供更多選擇:透過連拍方式拍下大量照片,更容易幫助我們捕捉到愛犬最特別的一瞬間。

    資料來源:

    連結抗拒:為什麼在一起之後,他會漸漸變成另外一個人?- 海苔熊

    我們常常覺得奇怪,為什麼和他在一起之後,他會漸漸變成另外一個人?

    原先對你溫柔體貼,上下課都來接,現在竟然連幫你買個晚餐,都嫌麻煩;本來可以處處包容你的任性,現在只要你稍微一點壞心情,他就說你公主病。

    以前我會說,愛情本來就不是生命中的所有,交往越久,大腦中的戀愛激素會產生一些改變,畢竟如果每次見面約會心裡都有蝴蝶飛舞,廢寢忘工總有一天會吃土[]。

    愛情裡的「投射認同」

    但我漸漸發現,交往之後的關係改變其實不只是激情的消退,或許還有另外ㄧ種可能,就是早年客體關係的顯現——他隨著時間,漸漸對你先露出,他對待生命早期照顧者(原始客體)的方式[]。

    過去的經驗中沒有辦法獲得安全感的人、在童年經驗中從父母身上要不到愛的人,他們之所以戀愛之後會變得難搞,是因為他們會學到一件事情:反正我本來就是差的、不好的、不值得被愛的、可能會被拋棄的[]。

    所以當今天有人開始跟他建立長期而穩定的關係,變成可以跟他走一陣子甚至是走一輩子的人的時候,他心裡就產生了一個懷疑:「你是認真的嗎?你對我的關心是真的嗎?會不會我決定相信你、把自己交給你之後,有一天也會拋棄我?」

    所以他的難搞,其實是一種阻抗,在這樣的阻抗背後,藏著很大的哀傷,一種「可是我本來就是不好的,所以你對我的好是假的」、「如果我接受你的好,會不會有一天你也把我丟掉?」的哀傷。

    對連結的抗拒

    看起來,他變得難搞,似乎是兩個人的關係開始變得不好;但實際上剛好相反,正因為你開始跟他建立了更穩定的連結,他不知不覺把童年的客體投射到你身上,他用過往所習慣(而且帶著焦慮)的方式來對待你,用他的不相信,來阻抗你的真心,這樣的移請,形成一種「對連結的抗拒」。

    但是關係本來就是雙向的,所以你也不知就不覺的,把你早年對待重要他人的方式,複製到這段關係裡面(雙重投射)[]。或許你靜下來,退後一步看,你會發現這樣關係的改變,其實是開始於你們建立更重要的連結,回朔到兩人過往不安的經驗。

    這並不是說,我們要把關係中所有的改變,都歸咎於早年的經驗;而是我們要練習去看見,有時候關係裡面的互相針對,不是針對彼此本身,而是針對彼此背後,那些伴隨著你或他多年的,重要他人的靈魂。

    這樣的看見,或許還沒有辦法改變現狀,但或許可以為這段關係,長出彈性的翅膀。

    延伸閱讀

    1. 程威銓, 在怦然之後:關於愛情的十六堂課. 2013, 桃園: 大真文化.
    2. 簡里娟, 論親密關係中的投射性認同. 輔導季刊, 2007. 43(2): p. 39-47.
    3. 樊雪梅, 論投射性認同. 諮商與輔導, 2000(179): p. 21-25.

    面對舊愛,各自有各自的旅途 – 吳若權

    分手多年以後,她在街頭與舊情人重逢,當初愛得刻骨銘心,甚至離開時痛不欲生,如今再見上一面,卻爭如不見。連那些赤裸的激情,瞬間都變成幼稚的床戲。彷彿高中上完體育課,教室充滿男生的汗臭味,幾乎要令人窒息。笑自己當時那麼傻、眼光那麼差,怎會愛上他?

    其實心裡都明白,那時寂寞的心房,深深渴望著一份愛。或許也曾經如同那些被隨意摘錄轉傳的片段文字,看似療癒、實則更傷地,反覆刺激過自己好幾次,諸如:「錯的時間、錯的地點、錯的對象,交織成一段錯的感情。」但始終沒有真正忘懷那個人、那段感情。無法細數的,已經不是吃過哪些餐廳、走過哪條街,而是當年勇敢付出的純真。

    別再怨嘆當年眼光

    而今有緣重逢,眼看著對方外型的滄海桑田,推測他在分手之後種種的人生境遇,對照著自己的這些年來的幸福或平靜,已經不知道是憐憫對方、還是心疼自己?

    與舊愛重逢,似乎是一件必須到中年才會變得比較美好的事情,只有經歷年歲的寬容,才能讓彼此學會釋懷。面對失去的那一段愛情,疼惜逝去的那一段青春。如果,時光還沒有讓我們柔軟的內心,歷練成足夠成熟的姿態,面對舊情人時的尷尬,甚至憤慨,正好對照出情緒上的介懷……原來,我們從未真正放下。他走遠了,遺憾還在。

    這時候千萬不要再怨嘆自己當年的眼光,而是要換個角度,回來恭喜自己現在的成長。不是當時的他不夠好,而是現在的你已經變得更好。肯定過去的對方,鼓勵現在的自己。愛情的路上,各自有各自的旅途,短暫交會後,帶著給自己最好的祝福,即使孤獨,也要繼續向前走。

    愛情轉移:每個人的心中,都住著一個過不去的大魔王嗎? – 海苔熊

    「把一個人的溫暖,轉移到另一個人的胸膛,讓上次犯的錯反省出夢想。」林夕在陳奕迅《愛情轉移》的歌詞裡面寫的非常深刻,講的好像每個人的愛情裡面,多少都參雜著過去的影子一樣。

    移情實驗:

    真的是這樣嗎?在一個經典的實驗中,心理學家Andersen用一個經典的方法來操作移情。他們請受試者先用一些句子來描述他們的重要他人A(例如:我的前男友是一個非常自戀的人)[1, 2]。兩個星期之後,受試者被分成兩組,並給他們看一個或多個新目標對象、附加一大串的人格特質描述。

     實驗組:

    他們認識一個新對象B,並且用一些形容詞來描述他,其中一些形容詞,就是他之前拿來描述A的(非常自戀的人)。這些受試者之前提過的形容詞當中,有些是正面的,有些是負面的,不過都是他對原先那個重要他人A的評價。他們想知道這個過去的大魔王經驗,是不是可以轉移到這個新的對象身上。

    控制組:

    一樣給受試者認識一個新的對象B,不過當描述這個對象B的時候,研究者並沒有選取任何他們之前使用過的形容詞。不論是實驗組或是控制組,接著讓他們進行一系列的記憶測驗,螢幕上會出現一些形容詞,然後問受試者:「這個是B的人格特質嗎?你有多有信心確定這是他的特徵?」。

    整體來說,如果受試者對A的整體印象是正面的,那麼他對B的印象也會正面的(正向移情),如果他對A的印象不好,那他對B的印象也不會太好(負向移情)。研究者還特別測量了他們的臉部表情,如果是正向移情,那他們的臉部表情也都會是快樂的(相對於負向移情者)。控制組也做了同樣的測量,但沒有發現臉部表情的差異。這個實驗最邪惡的部分,就是當他們認識了新的對象之後,實驗者再請受試者描述他們是如何看待自己的。結果發現,實驗組在經過這個實驗操作之後,變成了「和A在一起的時候的自己」,控制組則沒有這個現象(測量方法,受試者描述自己的特質,然後和AB的特質分別做相關,計算自己的特質,和A ,B重疊的程度有多少)。

    愛情轉移

    這個實驗告訴我們什麼呢,就是我們有可能把舊愛的正面或是負面的印象,移情到新對象身上。負向移情可能會製造誤會,正向的移情可能讓你無法客觀地來看待這段感情。「回憶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緊就變黑暗,等虛假的背影消失於晴朗。陽光在身上流轉 等所有業障被原諒。愛情不停站,想開往地老天荒,需要多勇敢。」

    簡單地說,當我們看到新歡身上有一些舊愛的影子的時候,你不但有可能會把舊愛的樣子、期待加諸在他身上,你甚至也會在他的面前,呈現你在舊愛面前的,那個版本的自己。就像林夕詞裡面提到的,每段關係裡,似乎都有上段關係中的「背影」;每個人的心中,都住著一個過不去的大魔王。回過頭來想想,如果轉移是愛情裡面的一種預設值,我們有沒有一種可能是,在不同的人身上,看見自己和對方更多新的、有彈性的模樣?

    延伸閱讀

    1. Andersen, S.M. and M.S. Berk, The social-cognitive model of transference:

    Experiencing past relationships in the present.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1998: p. 109-115.

    2. Andersen, S.M. and E. Przybylinski, Experiments on transference in

    interpersonal relations: Implications for treatment. Psychotherapy, 2012.

    49(3): p. 370.

    女人30 敢愛敢分 – 吳若權

    女人面對分手,在任何一個年紀都可以很瀟灑,唯獨在30歲的時候考慮分手,除了態度瀟灑,還要快刀斬亂麻;否則再拖下去,耽誤的不只是一段感情,而是人生。

    很多在30歲前後那幾年主動要求分手的女人,都是意識到身邊的男人,不是真正可以和她共度一生的對象。或是兩人曾經對婚姻有過認真的討論,而對方無法給她具體的承諾。

    女人的年華,歲歲月月都很寶貴,唯獨在30歲那年更覺得分分秒秒都不能浪費。與其苟延殘喘,不如壯士斷腕。

    此刻被甩最淒慘

    但在30歲前後那幾年,被動面對分手的女人,就比任何時候都慘。原以為可以共度一生的對象,卻在此刻整個翻盤,前功盡棄,都是白忙。還有自尊與面子問題,很難處理妥善,更無法對自己與對親友交代清楚:「到底我哪裡不好,為什麼讓他在婚前把我OUT!」

    兩者不同的是:主動選擇在30歲分手的女人,對婚姻還有渴望、也做好單身的打算;被動分手的女人,卻因為措手不及而感到人生前途一片迷茫。因此,被動分手的女人,更需快速療傷,否則人生將來到「前不著街」「後不著店」的兩難─婚姻沒著落,單身沒把握。

    只要找回值得被愛的自信,等過了這階段,就知道捨棄一個不適合自己的男人毋須如此難過。下一個男人未必會更好,但至少會是自己更成熟之下的選擇。當突破40大關,要不要結婚、生不生,也沒那麼重要了。不受婚姻侷限,也不為單身恐懼。成熟的女人總要勇敢愛也勇敢分。這時候才知道:幸福,有各種不同樣貌,與無限可能。

    陳芳明教授《灣生回家》觀後感 灣生們在花蓮的青春悲喜曲

    入圍52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預告點閱超過50萬人瀏覽的電影《灣生回家》,挖掘了被遮蔽70年,在台灣出生、成長,又被遣返的日本移民「灣生」。

    日本據台時期,為了因應管理跟開墾需求,以及紓困日本的人口成長,便推動日人移民來台。這些日本人在台灣生根,沒想到日本二戰戰敗,被迫撤離台灣。他們一度以為戰後的遣返,只是短暫回去日本,等局勢平穩後,還能再到台灣生活,但卻永遠相隔。更面臨極大的認同危機,日本人看不起他們,台灣人視他們為外地者。

    電影將在10月16日上映,《風獅網》獨家專訪前政大台灣文學研究所所長陳芳明。在這場深度訪談中,直接碰觸包含灣生對花蓮的複雜情感、史家對影像紀實的態度、多元並陳的台灣史觀、歷史教育謬誤、台灣主體性等面向,進行探索討論。

    以下是專訪摘要:

    《風獅網》問(以下簡稱風):灣生是活歷史,透過這些爺爺、奶奶的眼睛,有沒有什麼是生長在台灣的我們,也沒看見的細微之處?

    陳芳明答(以下簡稱陳):《灣生回家》就是講過去日本人在台灣的生活史,因為一個人成長的當下,那是他生命情感最深刻的時候,當時接觸的知識,也是一輩子最難忘。為什麼(老一輩)台灣人親日?因為年輕時代經歷的成長過程、現代化過程,都是日本人的教育。

    灣生們會牽掛一海之隔的台灣,甚至飛到這裡尋找兒時玩伴,因為那是他的成長過程。最早生命的發源地在台灣,一輩子都會想:我在那裡出生?自然會去尋找,這是人類的本能,都不用教育,會一直問:「我從哪裡來?」

    灣生們受到日本政府的鼓勵來台灣,因為當時日本也要解決國內的經濟問題。那作為一個小老百姓,在權力驅使之下沒有選擇的權利。

    喔,他就覺得,去那邊可以賺錢,誘惑力出來,就去啦!

    這是日本帝國主義所驅使,帝國主義應該被譴責,但這批移民是無辜的,歷史的力量像洪流一樣沖刷下來,人民只能跟隨時代,被沖刷到不同的地方去。

    當時西部已經被漢人開發了,東部還沒,所以讓日本人進去。失敗還可以回日本,可進可退。花蓮當時開發非常困難,交通很難到達那裡,所以這些灣生會跟花蓮的情感比較豐厚,畢竟篳路襤褸,都是自己開墾出來的。

    電影恢復了我們的歷史記憶,《灣生回家》這部電影讓我們知道,台灣歷史是複數、很多條線一起走。你看嘉農也是這樣,我們長期接受中華民國的歷史教育,沒有台灣史好讀,我們怎麼會知道,曾經有棒球隊打到甲子園?

    風:您看完灣生回家這部片,有什麼特別喜歡的地方嗎?

    陳:作為一個觀眾,看電影就這樣吧!當然,中間跳躍太多東西了,跳躍太多了!還有很多值得玩味的細節,可以再挖掘並填補。

    不過其中也有幾個片段讓我很感動,像開頭的時候,有灣生來台灣找兒時玩伴,雖然記憶都還在,但因為時間過很久了,玩伴們也一一凋零,天人永隔讓人很感傷。

    還有結尾的時候,灣生在台灣的後代,已經變成植物人的阿媽知道自己的名字被登記在日本的戶籍,了解灣生母親沒有真正遺棄自己,所以掉下眼淚,可以拍到她掉眼淚的那一幕,在那裡結束太厲害了!

    風:幸好現在拍了灣生,否則5年、10年過後,他們會凋零。從這部電影,是否還能衍生相關題材?

    陳:我提供一個切入點供參考,日本文化界已經出版很多書籍在討論這件事了。當時那麼多在台灣生活的日本人,因為戰敗,一下子被連根拔起。他們當時分好幾批被遣送回去,到1952年最後一批才回去,有些日本人也看到228事件,像他們在台灣經歷國民政府統治的渾沌時期,裡面也有很多精彩的故事。

    風:網友對這部紀錄片迴響這麼大,是否觀影者都想在其中尋找自己的認同感?

    陳:這部片對台灣的衝擊很大,影響力會慢慢發揮出來。對我們的意義在於,裡面不只是用中國史、單一、漢人的觀點去看台灣歷史。台灣一直是移民社會,應該要用寬容的態度看待台灣,你才有可能接受台灣。灣生這部電影讓很多人了解,我們(台灣史)跟中國史完全不同,這種潛移默化的教育,比教科書的影響力來得更強大。

    台灣經過那麼多殖民,台灣人的祖先也有很多是移民。像清朝有海禁政策,這麼多非法的移民從中國偷渡到台灣,這就是我們的祖先,非法移民!清政府規定來台灣的羅漢腳不能在這裡結婚,但他們還是通婚並生下子子孫孫,這才是台灣的歷史,台灣的歷史都不是按照正統的觀點發展。那灣生們被挖掘出來,這也不是正統,灣生們是日本人、侵略者,可是又在台灣生活下來。

    所以,如果用中國的觀點看台灣,永遠格格不入。而且就史德來講,很多台灣人看了《灣生回家》這部片,就會用比較寬容的同情心去理解歷史。

    就像血液吧,你的祖先從哪裡來,都在我們的血液裡。可是沒有經過醫學的血液分析,你不知道自己的來源在哪裡。

    然而我們體內流的血,都跟中國的漢人不同。我們的祖先太複雜。像台大醫院的血液科醫師陳耀昌,他研究跟分析台灣人的血液,發現台灣人要找骨髓相近的人比例不高,因為我們的血液太複雜了。

    有從泉州來的阿拉伯人,像姓丁的都是阿拉伯人,因為是阿拉丁,在地化後變成姓丁。還有,追蹤黑人的病菌幽門桿菌後發現,他們東移到東方的最終點,就是台灣的排灣族。

    風:台灣歷史很複雜,您怎麼樣看待這部片的族群取向與台灣主體性?

    陳:這也不是往日本那邊偏,這就是歷史的發展。歷史不可能說,這一切都不算數,重來一次,只有順著它去發展。

    講台灣人親日又怎麼樣?台灣人也親中啊!豐富的歷史給我們太多的想像力,讓歷史並存吧!台灣歷史沒辦法講哪個比較好或壞,沒辦法講,你只能接受它的發展,所以讓這些歷史都存在吧!

    1989年我帶兩個孩子從美國回來台灣,我的岳母就跟我們去太魯閣,那邊有原住民在織布給觀光客看,原住民跟我的孩子講國語,可是我的孩子不會講。原住民就問:「你們兩個小朋友為什麼不會講國語?」

    我的岳母在京都出生,然後在台灣生活一輩子,她就跟會講日文的原住民溝通,然後原住民們覺得好奇妙,就叫其他族人趕快來看這兩個小孩,「這兩個小孩不會講國語喔!阿媽會講日語喔!」多元、交雜、並陳,這就是台灣歷史。

    台灣是個移民社會,不斷會有新的族群進來。族群很多,不同族群就有不同的歷史記憶,灣生不會是最後一批被挖掘的族群,有一天我相信,新住民的歷史也會被拍攝出來。印尼、越南、菲律賓、泰國,太豐富了,現在我們稱為外傭、外勞、外配,可是太多人留下來在地結婚。

    現在我的課堂裡,也有不少新住民的孩子來上課了。在台灣文學的作品裡,也看到新住民文學家的書寫軌跡,這一塊是我們這一代人不會寫的內容,台灣文學又跟著豐富起來。

    新住民文學家書寫母親在台灣如何被羞辱、看不起,因為妳是外籍新娘啊。台灣人有時候也是很野蠻,歧視新住民。可是你看我們(目前)的生活這麼穩定,就是新住民來幫忙。一個社會能平衡,表示每個人群都有貢獻生命跟心力,都值得被尊重與好好了解。

    採訪編輯/梁少珊

    攝影/許永縉

    【陳芳明小檔案】

    台灣高雄人,一九四七年生。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台灣大學歷史研究所畢業。從事歷史研究,並致力於文學批評與文學創作。曾任教於靜宜大學、國立暨南國際大學中文系,曾為政治大學前任台灣文學研究所所長、現為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講座教授。

    近年著作有《台灣新文學史》、《五十年來台灣女性散文.選文篇》(上)(下)。著有政論《和平演變在台灣》等七冊,散文集《風中蘆葦》、《夢的終點》、《時間長巷》、《掌中地圖》、《昨夜雪深幾許》及《晚天未晚》,詩評集《詩和現實》等二冊,文學評論集《鞭傷之島》、《典範的追求》、《危樓夜讀》、《深山夜讀》、《孤夜獨書》及《楓香夜讀》,學術研究《探索台灣史觀》、《左翼台灣:殖民地文學運動史論》、《殖民地台灣:左翼政治運動史論》、《後殖民台灣:文學史論及其周邊》及《殖民地摩登:現代性與台灣史觀》,傳記《謝雪紅評傳》等。

    5大文創力加持台北 世界設計之都展新貌

    國際盛事最新一屆2016年的「世界設計之都」(World Design Capital)由台北市當選)!在台北市之前,已經有四座城市得到國際工業設計協會理事會認可,分別是義大利杜林、韓國首爾、芬蘭赫爾辛基、南非開普敦。這些城市獲得頭銜後,實施改造計畫,讓城市充滿設計能量和魅力。2010年首爾成為亞洲第一座獲選的城市,2006年才排名第27的首。獲選當年她的世界城市競爭力躍升到第9名。

    但因為這次評比沒有競爭對手,台北市當選的消息傳出後,引發一陣喧然。平心而論,台北市真的贏得這麼僥倖?台北市的文化水準並不比前四屆得主遜色,奪下「世界設計之都」美譽,並非如此簡單跟容易。英國權威奢侈品雜誌《如何消費》專題報導,羅列5項台北市的文化創意競爭力,肯定此次獲獎的意涵。

    文創力1:走向國際的台灣服飾、珠寶設計師

    有「台灣香奈兒」美譽的夏姿,其精緻女裝以帶鑲珠寶跟繁複刺繡揚名國際。《如何消費》雜誌也提到夏麗芬的湘雲紗設計,是讓人眼睛發亮的簡約服裝。至於陳季敏的招牌連衣裙跟皮具手袋,可以在誠品書店的松煙店裡買到。

    國內珠寶界的盛事,是深受好萊塢巨星喜愛的胡茵菲珠寶,去年12月在「文華東方酒店」的購物走廊開店。

    文創力2當代藝術水準可比對岸

    當代藝術迅速成長,《如何消費》雜誌更評定國內的藝術水準,已經能跟對岸的大師們齊頭了。

    「也趣藝廊」和「耿畫廊」扶持本土藝術,為國內的藝術家提供了表演舞台。「也趣藝廊」支持的畫家羅展鵬和郭志宏,兩人創作大膽又醒目。

    「耿畫廊」推出畫家林鉅的個展《小鏡覺》,以及TKG+當代藝術平台,為攝影和裝置藝術提供了展示舞台。

    文創力3:密集佈建設計展場

    《如何消費》雜誌指出,松山文創園區是台北文化創意的重要地標,園區內有台灣設計博物館跟琉璃工房,全球第三座紅點設計博物館也在園內,展出國內獲得紅點設計獎的作品,並介紹創作者們的故事。

    華山創意園區也是台北市的重要文化展場,老酒廠改建的園區充滿工業氣息,《如何消費》雜誌介紹園區內許多充滿創意的設計商店,「好樣思維」販售本土品牌「暖暖內含光實驗室」的特別香氛跟Ystudio的黃銅筆。

    文創力4:金字塔頂端時尚餐飲

    台北的飲食風潮,正往金字塔的頂端發展,《如何消費》雜誌巨幅報導4家台北高級餐廳。

    「龍吟」是東京米其林三星級餐廳,提供時節性的本土特產跟典型的日式服務。法式餐廳「侯布雄」(L’ ATELIER de Joël Robuchon)提供特級法國魚子醬跟北海道海膽佐龍蝦水晶餃。

    座落於101大樓法國米其林三星名廚亞尼克‧亞蘭諾(Yannick Alléno)旗下「Stay」,店裡販售的季節性甜點草莓起士蛋糕是饕客最愛。

    在新加坡名氣響亮的「安德里」餐廳主廚江振誠,到台北開設「Raw」,用鮑魚、蘆筍等本土食材入菜,體現了一種隨意的料理風格。

    文創力5有設計感的精選酒店

    「文華東方酒店」、「君悅飯店」、「誠品行旅」,同樣被《如何消費》雜誌評選為具有獨特設計感的台北酒店。

    「文華東方酒店」灰色調的水療中心由國際知名室內設計師布什爾柏格(Yabu Pushelberg)設計,平和的色調讓人感覺身心平靜。世界級室內設計師季裕棠主導酒店內三家餐廳的設計,義大利餐廳「Bencotto」將空酒瓶擺設成枝形弔燈,風格十足。法式餐廳「Cafe Un Deux Trois的細節處有驚喜,例如掛在牆上的大犀牛半身、鏡像天花板、黃色蘭花等。季裕棠在粵式餐廳擺設許多雅致的翠綠盆栽,還有藝術家朱偉的木板畫。

    「君悅酒店」才剛翻修完853間房間,法國建築師迪迪爾‧戈麥茲(Didier Gomez)在新房間內掛著畫家周蘇音的抽象派作品,翻修後的房間也更現代化。

    距離「君悅酒店」不遠的「誠品行旅」,是日本建築大師伊東豐雄所設計,紅磚牆上排列了30、40、50年代的台灣黑白歷史照片,呈現新舊時代交錯的特色。

    從歷史的軌跡發現,自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台灣經歷民主改革和飛速的經濟發展,培養了一批建築師、設計師、音樂家。現在台灣的文化水準更高了,我們可以在台灣的首善之都台北,看到更多國際級的文化匯流現象。

    編譯/梁少珊

    花蓮洄瀾灣園區 道法自然的科技展現

    台灣土地開發公司6月20日在花蓮洄瀾灣舉辦日出節活動,邀請禪學大師洪啟嵩到洄瀾灣園區大字書寫「道法自然」。這四個大字是台開董事長邱復生建構花蓮洄瀾灣園區的核心思想。

    「道法自然」,出自於老子《道德經》第二十五章:「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意思概指,人向大地學習,大地向天學習,天向道學習。

    禪學大師洪啟嵩認為,科技法道,道法自然,因此科技法自然。

    科技是道的展現形式之一,順於道的發展,自然興旺昌盛,逆於道的發展,則迅速衰敗滅失。

    順道發展的科技,會符合道法自然的狀態,也就是道核心自在的根本狀態。逆道發展的科技會傷害生命,破壞環境,這樣的科技必定走向毀滅之途,無法長存。

    被譽為現代物聯網之父的坂村健博士,建議台灣政府應儘早投入物聯網標準的建立。

    大師洪啟嵩認為,這就是人類生活之道科技標準的建立。人類要做一個創造者,而非追隨者,定下科技的軌範,使科技更能服務生命、守護地球,讓環環更自然並能永續發展,人類在其中健康幸福。台開正在建立地球建築的新標竿。

    洪大師以洄瀾灣園區的建築為例說明,山形建築與大自然環境融合一體,並保育原生物種,與大地和諧共存。

    而台開延聘坂村健博士擔任智能科技顧問,負責U City(智慧城市)、U Home(智慧家庭)、物聯網等技術建置,在洄瀾灣園區打造以無線網路串連的第四代UHome無線感知網路系統。

    這樣運算人與物、物與物的連結行為系統,正是合乎道法自然理念的科技。

    精準地演算人類行為與需求,同時符合自然倫理、幫助地球減少暖化,讓房子不再是限制我們的方格子,人們可以在園區內騎腳踏車、跑步、運動,彷彿住在大自然的山林中。這樣的概念能發展出人類未來建築的典範。

    大師洪啟嵩就佛法對生命的深層思維來看,應用最先進的科技研究,來對應居住者的視覺、聽覺、嗅覺、觸覺、心理感受等「五感六識」,建築物的規劃、設計、建造、使用和改建,都應以創造人類的健康為福祉、核心,簡而言之,建築服務於生命。

    未來建築的典範,必須結合科技和自然倫理,這才符合道法自然的精神,讓天、地、人三者和諧共存,讓環境永續發展、生命健康幸福。

    數位編輯/鐘惇晃

    共 2 頁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