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類
  • 洄瀾灣

    築空間

    安心購物

    給前男友打分數 – 吳若權

    大部分女生都愛聊天,唯獨跟前男友有關的事情除外,怎麼聊都有點不自在。可是,當女生願意主動聊起前男友,勢必當下內心充滿懷念。事過境遷,她對前男友的種種,不管他的好、他的壞,如何看待?

    會讓女生印象深刻的前男友,通常都不是太完美。他當年的不懂事、魯莽、天真、懶散、粗心,甚或劈腿,在此刻變成前朝遺事,既蒼涼也輝煌。有關前男友的一切,若平淡到不值得女生一提,才是那段感情,最大的悲哀。

    女生對前男友的評價,有時跟當時的他們相處如何,也並無直接關聯,反而是現在的心境,影響了給分的高低。如果她目前過得幸福,對往日的糾結感到釋懷,即使痛苦的記憶,也已經變成肥沃的土地,她對前男友的愛恨都轉變成心疼而感謝。

    問題在自己身上

    如果一個女生聊起每個前男友,總是氣得沒有一句好話,對過去每段愛情都感嘆「遇人不淑」,最大的問題還是出在自己身上。若不是自己條件不好、就是眼光太差。

    無論過去的她,是如何被對待,想起前男友時還會以祝福的心意,遙遙隔著時空,浮現真心的問候:「現在的你,過得幸福嗎?」表示自己的人生,已經成長到另一個平靜而美好的階段了。

    如果這句話講得很酸,帶著「你絕對沒有好下場」的詛咒之意,表示這個女生在情場上,依然戰鬥力十足。雖然能夠繼續奮戰,也是好事。但不要讓自己過度疲累,傷痕累累。畢竟青春有限啊。愛不到對的人,就回來愛自己吧。或許,暫停那些情場上的戰役,棄甲歸田,找回懂得愛的自己,把所有的傷痕療癒,有朝一日重新出發,就會與良人相遇。

    愛情轉移:每個人的心中,都住著一個過不去的大魔王嗎? – 海苔熊

    「把一個人的溫暖,轉移到另一個人的胸膛,讓上次犯的錯反省出夢想。」林夕在陳奕迅《愛情轉移》的歌詞裡面寫的非常深刻,講的好像每個人的愛情裡面,多少都參雜著過去的影子一樣。

    移情實驗:

    真的是這樣嗎?在一個經典的實驗中,心理學家Andersen用一個經典的方法來操作移情。他們請受試者先用一些句子來描述他們的重要他人A(例如:我的前男友是一個非常自戀的人)[1, 2]。兩個星期之後,受試者被分成兩組,並給他們看一個或多個新目標對象、附加一大串的人格特質描述。

     實驗組:

    他們認識一個新對象B,並且用一些形容詞來描述他,其中一些形容詞,就是他之前拿來描述A的(非常自戀的人)。這些受試者之前提過的形容詞當中,有些是正面的,有些是負面的,不過都是他對原先那個重要他人A的評價。他們想知道這個過去的大魔王經驗,是不是可以轉移到這個新的對象身上。

    控制組:

    一樣給受試者認識一個新的對象B,不過當描述這個對象B的時候,研究者並沒有選取任何他們之前使用過的形容詞。不論是實驗組或是控制組,接著讓他們進行一系列的記憶測驗,螢幕上會出現一些形容詞,然後問受試者:「這個是B的人格特質嗎?你有多有信心確定這是他的特徵?」。

    整體來說,如果受試者對A的整體印象是正面的,那麼他對B的印象也會正面的(正向移情),如果他對A的印象不好,那他對B的印象也不會太好(負向移情)。研究者還特別測量了他們的臉部表情,如果是正向移情,那他們的臉部表情也都會是快樂的(相對於負向移情者)。控制組也做了同樣的測量,但沒有發現臉部表情的差異。這個實驗最邪惡的部分,就是當他們認識了新的對象之後,實驗者再請受試者描述他們是如何看待自己的。結果發現,實驗組在經過這個實驗操作之後,變成了「和A在一起的時候的自己」,控制組則沒有這個現象(測量方法,受試者描述自己的特質,然後和AB的特質分別做相關,計算自己的特質,和A ,B重疊的程度有多少)。

    愛情轉移

    這個實驗告訴我們什麼呢,就是我們有可能把舊愛的正面或是負面的印象,移情到新對象身上。負向移情可能會製造誤會,正向的移情可能讓你無法客觀地來看待這段感情。「回憶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緊就變黑暗,等虛假的背影消失於晴朗。陽光在身上流轉 等所有業障被原諒。愛情不停站,想開往地老天荒,需要多勇敢。」

    簡單地說,當我們看到新歡身上有一些舊愛的影子的時候,你不但有可能會把舊愛的樣子、期待加諸在他身上,你甚至也會在他的面前,呈現你在舊愛面前的,那個版本的自己。就像林夕詞裡面提到的,每段關係裡,似乎都有上段關係中的「背影」;每個人的心中,都住著一個過不去的大魔王。回過頭來想想,如果轉移是愛情裡面的一種預設值,我們有沒有一種可能是,在不同的人身上,看見自己和對方更多新的、有彈性的模樣?

    延伸閱讀

    1. Andersen, S.M. and M.S. Berk, The social-cognitive model of transference:

    Experiencing past relationships in the present.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1998: p. 109-115.

    2. Andersen, S.M. and E. Przybylinski, Experiments on transference in

    interpersonal relations: Implications for treatment. Psychotherapy, 2012.

    49(3): p. 370.

    女人30 敢愛敢分 – 吳若權

    女人面對分手,在任何一個年紀都可以很瀟灑,唯獨在30歲的時候考慮分手,除了態度瀟灑,還要快刀斬亂麻;否則再拖下去,耽誤的不只是一段感情,而是人生。

    很多在30歲前後那幾年主動要求分手的女人,都是意識到身邊的男人,不是真正可以和她共度一生的對象。或是兩人曾經對婚姻有過認真的討論,而對方無法給她具體的承諾。

    女人的年華,歲歲月月都很寶貴,唯獨在30歲那年更覺得分分秒秒都不能浪費。與其苟延殘喘,不如壯士斷腕。

    此刻被甩最淒慘

    但在30歲前後那幾年,被動面對分手的女人,就比任何時候都慘。原以為可以共度一生的對象,卻在此刻整個翻盤,前功盡棄,都是白忙。還有自尊與面子問題,很難處理妥善,更無法對自己與對親友交代清楚:「到底我哪裡不好,為什麼讓他在婚前把我OUT!」

    兩者不同的是:主動選擇在30歲分手的女人,對婚姻還有渴望、也做好單身的打算;被動分手的女人,卻因為措手不及而感到人生前途一片迷茫。因此,被動分手的女人,更需快速療傷,否則人生將來到「前不著街」「後不著店」的兩難─婚姻沒著落,單身沒把握。

    只要找回值得被愛的自信,等過了這階段,就知道捨棄一個不適合自己的男人毋須如此難過。下一個男人未必會更好,但至少會是自己更成熟之下的選擇。當突破40大關,要不要結婚、生不生,也沒那麼重要了。不受婚姻侷限,也不為單身恐懼。成熟的女人總要勇敢愛也勇敢分。這時候才知道:幸福,有各種不同樣貌,與無限可能。

    眼淚再美適可而止

    眼淚,是女人最好的武器。你相信這個說法嗎?

    多數男人碰到女人在他面前落淚,當下的第一個反應,必定手足無措。接著呢?就各有千秋了。有些男人,急著想逃跑,完全無法應付這個局面。



    有些男人,急著想制止,甚至對著淚眼迷濛的女人咆哮:「妳再哭,我就不理妳!」有些男人,跟著示弱,哽咽地說:「看妳這樣哭,我不知道怎麼辦?」只有極少數的男人,懂得在女人落淚的這個關鍵時刻,堅定地擁抱著哭泣中的她說:「寶貝,讓妳受委屈了,我心疼!」

    最後的這個舉措,最能讓女人感動。偏偏,除非經過訓練或學習,通常會憑著直覺給出這種令女人窩心的回應的男人,多少都有點大男人主義。表面上,他被女人的眼淚征服了;事實上,他懂得如何回過頭來操控女人!

    眼淚再美適可而止


    然而,這一回合的勝敗未定。要看女人被男人摟在懷中時,接下來的反應是什麼?
    有的女人繼續哭個不停,近乎歇斯底里,若不是故意耍賴下去,就是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該如何收拾殘局。這種反應,若拖延太久,很容易把男人僅存的耐性磨光,讓他回到前面的幾種劣根性:逃跑、咆哮或示弱。顯然地,這並不是女人想要的結果。

    女人若想要用眼淚征服男人,首先必須要選對人,他既有肩膀,又心軟,懂得放低姿態、憐香惜玉;其次,女人若知道善用眼淚這項武器,既要選擇發動攻擊的時機,也該在槍林彈雨後適可而止,不能一味地乘勝追擊。

    愛情裡最美好的戰役,並非單方面勝利,而是雙方在和解後,以更了解彼此的心情繼續攜手,而不是分出勝負,弄到你死我活,更不必以眼淚去控制對方。


    拿什麼讓夢想成真

    「我沒有『夢想』!」很多人聽到我這樣講,不免嚇了一跳。畢竟,這和時下媒體常報導的職涯發展觀念有差異。大多數的職場名人或企業先進,都教導年輕朋友:「要有夢想!」但我覺得「夢想」是不切實際的東西,除非你在做夢前想一想之外,還能夠以具體的行動落實。只要你開始認真執行夢想,哪怕只是一小步,當下「夢想」就立刻變成是具體的「計劃」。


    因為我的個性比較務實,沒有好高騖遠的本事,無論多麼大規模、多麼空泛的想法,我都會把他切割成具體的小計劃,按部就班去做。

    多數人有夢沒計劃

    即使我最近幾年來,致力於新興媒體的整合應用,以結合廣播、電視與網路的概念,結合實用的資訊,推出網路電視影音頻道。但我從未把這個願望當成夢想。儘管對我來說,它的難度頗高、挑戰很大、執行不易,但我還是按部就班去做。

    夢想不能當飯吃!對我來說,「夢想」是虛幻的,「計劃」才是真實。「夢想」相對於「計劃」,可以有以下的排列組合:

    (A)有夢想,有計劃:這是最好的一種方式,將「夢想」與「計劃」結合為一。
    (B)沒夢想,有計劃:跟我年輕的時候一樣,全力埋頭苦幹,有時難免事倍功半。
    (C)有夢想,沒計劃:常流於空想,若不行動,很難有具體結果。
    (D)沒夢想,沒計劃:這已經跟行屍走肉,沒有兩樣。

    當心中浮現夢想時,就要開始計劃,最好是同時將「夢想」與「計劃」結合為一。即使限於當時的條件,沒能立刻付諸行動,只要你一直有著「蠢蠢欲動」的決心與熱情,也就是所謂的「蓄勢待發」,累積足夠的能量,因緣俱足時,就會一鳴驚人! (圖片:Moyan Brenn)

    【延伸閱讀•出版情報】吳若權最新作品:

    《他比愛你更愛你》
    ——男人不壞,只要用對方式去愛

    博客來網路書店:

    《每一次出發 都在找回自己》

    博客來網路書店:

    時間心理學:你要的不是更多的時間,而是更有控制感

    我們常常會覺得時間不夠,壓力很大,每天有家庭、工作、小孩要顧,夾在夢想與生活瑣事之間,喘不過氣來。

    可是,其實我們都想錯了。真正造成我們壓力的,並不是有限的時間,而是對這些事情的控制感。

    命運不同的老鼠   

    心理學家曾經做過一個實驗,他們將兩隻老鼠放在兩個不同的箱子,A箱子裡面的老鼠可以透過按壓箱子裡面的控制桿,來停止自己被電擊;B箱子裡面的老鼠,無論透過什麼方式,都無法操控電擊。儘管他們最後被電擊的時間長度是一樣的,A箱子裡面的老鼠感受到的壓力程度,遠比B箱子的來的小。

    另外一個更驚人的實驗是針對人來進行。同樣有兩組受試者被安排在有不舒服噪音的房間裡面,A組的受試者被告知可以透過牆上的按鈕來稍微減少噪音,B組的人則被告知不論透過任何方式都沒有辦法減少噪音。結果發現,儘管A組的按鈕是假的(沒有減少噪音的功效),但他們還是比B組感到比較少的壓力。可見只要「覺得」狀況可以控制,壓力就會較小──即使真實的狀況是不可控的。

    朝令夕改:職場壓力的源頭

    辦公室裡面最難過的不是做不完的事,而是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叫做「做完」。針對公務人員進行醫師檢查,結果發現低階員工與中階主管健康狀況比他們的上司還差。在排除了收入、抽煙、飲酒、教育程度等因素之後,研究人員得到了一個結論:位階越低的人,越不能決定他們的工作何時「算是完成」。畢竟世界上最悲慘的不是繁重的業務,而是一個朝令夕改的主管。

    你值得擁有,屬於自己的時間

    那麼,該怎麼獲得對時間與生活的控制感呢?Stefan Klein在《》一書中回顧了上面的實驗,並提出幾個生活減壓的建議:

    1.自我陪伴時間:擁有時間的自主權。你需要自己可以決定的時間,每週空出一段時間留給自己(不是給家人、朋友或上司),輪流照顧小孩、把永遠做不完工作暫停(反正永遠做不完),讓自己自由運用,如運動、寫作、散步、做手工藝等「讓你投入忘我」的工作。你會發現你特地空出的這些時間,會讓你的其他時間運用的更有效率。

    2.順應生理時鐘: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聽起來很容易,做起來需要毅力。我曾熬夜寫稿好多年,結果不但效率有限,長期下來身體就像用久的電池一樣續航力變超低,每天下午沒到就累了。每天讓自己在「今天」以內睡覺(這意謂著你可能11點就要準備睡),你會發現一週以後,你的身體會好好地回報你!

    3.專注當下:

    現在將注意力放在你的呼吸上,抬起頭來看看天空。你看見、聽見、聞見、或感受到什麼?單純和「當下」一起相處,與自己的感官一起相處。Killingsworth等人的研究發現,專心的人最幸福,當你專注在你想做的事,減少注意力的轉換,你會發現你勻出很多時間(可配合哈佛時間管理術,如果想到其他要做的事情先寫下來、放在待做清單)。

    4.列出優先順序:

    當你工作到一半,A任務插進來的時候,你可以問自己兩個問題(1)你一定要先做A嗎?(2)你願意接受延遲處理A的後果嗎?很多時候你只是先處理「看起來簡單」的事情,而不是先做重要的事情,然後享受「至少完成一件事」的小快感,卻將重要、不想做的事情越拖壓力越大。或許你可以將重要的事情,一點一點慢慢的完成。

    當你願意勻出多一點的自主權給自己,你也能為你的生命勻出多一點空間 。



    延伸閱讀

    1. Klein, S., 生命的時間學:一本關於幸福的使用說明書. 2008, 台北: 大塊文

    化.

    2. Killingsworth, M.A. and D.T. Gilbert, A wandering mind is an unhappy mind.

    Science, 2010. 330(6006): p. 932-932.

    多少錢才夠用?

    錢財,是大家的共同煩惱。窮人,擔心沒錢花;富人,掛念錢怎麼花。位居窮人和富人之間的小資族困惑著:多少錢才夠用?可見問題不在於錢多錢少。而是釐清:自己究竟要的是什麼?



    長期以來我們都被社會扭曲的價值觀,教育成人生好像只剩極端的兩個選擇:「沒錢,只好學會知足。」「有錢,但不一定快樂。」很少人提出另一個可能:無論有錢沒錢,都可以因為接受現實,調整心態,而活得自在。

    練習放下物質慾望

    大多數的人無論擁有多少財富,依然覺得錢不夠用,而且常為此感到焦慮。他們忘了提醒自己:錢夠用就好,並不需要很多。或許試著把重心從自己身上,轉移到關心別人,是一個可以跳脫「為錢煩惱」的方法。

    台東的陳樹菊女士,在傳統市場賣菜,自己賺得不多,卻慷慨行善,捐出大部分錢財,救助困苦的人。另一個極端例子,是連續幾年坐擁全球首富地位的美國微軟公司創辦人比爾蓋茲,他將大部分財富捐出,用於全球小兒麻痺症、愛滋病、結核病、與瘧疾的防治。

    要練習放下物質的慾望,不被金錢的匱乏感所困,可以從《斷捨離》作者山下英子的建議開始,自我分析看看,你屬於下列哪一種類型:1.「逃避現實型」;2. 「執著過去型」;3. 「對未來不安型」?有趣的是,我之前透過網路平台及實體講座調查發現:多數人都是「混合型」。

    如果無法釐清自己是哪一型的人?建議你可以開始捨棄不需要的東西,等你從衣櫥裡清除掉連續兩年內都沒穿過的衣服時,回頭再望著櫥櫃新增一半的空間時,你究竟要什麼的答案,就會漸漸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