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類
  • 洄瀾灣

    築空間

    安心購物

    女人30 敢愛敢分 – 吳若權

    女人面對分手,在任何一個年紀都可以很瀟灑,唯獨在30歲的時候考慮分手,除了態度瀟灑,還要快刀斬亂麻;否則再拖下去,耽誤的不只是一段感情,而是人生。

    很多在30歲前後那幾年主動要求分手的女人,都是意識到身邊的男人,不是真正可以和她共度一生的對象。或是兩人曾經對婚姻有過認真的討論,而對方無法給她具體的承諾。

    女人的年華,歲歲月月都很寶貴,唯獨在30歲那年更覺得分分秒秒都不能浪費。與其苟延殘喘,不如壯士斷腕。

    此刻被甩最淒慘

    但在30歲前後那幾年,被動面對分手的女人,就比任何時候都慘。原以為可以共度一生的對象,卻在此刻整個翻盤,前功盡棄,都是白忙。還有自尊與面子問題,很難處理妥善,更無法對自己與對親友交代清楚:「到底我哪裡不好,為什麼讓他在婚前把我OUT!」

    兩者不同的是:主動選擇在30歲分手的女人,對婚姻還有渴望、也做好單身的打算;被動分手的女人,卻因為措手不及而感到人生前途一片迷茫。因此,被動分手的女人,更需快速療傷,否則人生將來到「前不著街」「後不著店」的兩難─婚姻沒著落,單身沒把握。

    只要找回值得被愛的自信,等過了這階段,就知道捨棄一個不適合自己的男人毋須如此難過。下一個男人未必會更好,但至少會是自己更成熟之下的選擇。當突破40大關,要不要結婚、生不生,也沒那麼重要了。不受婚姻侷限,也不為單身恐懼。成熟的女人總要勇敢愛也勇敢分。這時候才知道:幸福,有各種不同樣貌,與無限可能。

    陳芳明教授《灣生回家》觀後感 灣生們在花蓮的青春悲喜曲

    入圍52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預告點閱超過50萬人瀏覽的電影《灣生回家》,挖掘了被遮蔽70年,在台灣出生、成長,又被遣返的日本移民「灣生」。

    日本據台時期,為了因應管理跟開墾需求,以及紓困日本的人口成長,便推動日人移民來台。這些日本人在台灣生根,沒想到日本二戰戰敗,被迫撤離台灣。他們一度以為戰後的遣返,只是短暫回去日本,等局勢平穩後,還能再到台灣生活,但卻永遠相隔。更面臨極大的認同危機,日本人看不起他們,台灣人視他們為外地者。

    電影將在10月16日上映,《風獅網》獨家專訪前政大台灣文學研究所所長陳芳明。在這場深度訪談中,直接碰觸包含灣生對花蓮的複雜情感、史家對影像紀實的態度、多元並陳的台灣史觀、歷史教育謬誤、台灣主體性等面向,進行探索討論。

    以下是專訪摘要:

    《風獅網》問(以下簡稱風):灣生是活歷史,透過這些爺爺、奶奶的眼睛,有沒有什麼是生長在台灣的我們,也沒看見的細微之處?

    陳芳明答(以下簡稱陳):《灣生回家》就是講過去日本人在台灣的生活史,因為一個人成長的當下,那是他生命情感最深刻的時候,當時接觸的知識,也是一輩子最難忘。為什麼(老一輩)台灣人親日?因為年輕時代經歷的成長過程、現代化過程,都是日本人的教育。

    灣生們會牽掛一海之隔的台灣,甚至飛到這裡尋找兒時玩伴,因為那是他的成長過程。最早生命的發源地在台灣,一輩子都會想:我在那裡出生?自然會去尋找,這是人類的本能,都不用教育,會一直問:「我從哪裡來?」

    灣生們受到日本政府的鼓勵來台灣,因為當時日本也要解決國內的經濟問題。那作為一個小老百姓,在權力驅使之下沒有選擇的權利。

    喔,他就覺得,去那邊可以賺錢,誘惑力出來,就去啦!

    這是日本帝國主義所驅使,帝國主義應該被譴責,但這批移民是無辜的,歷史的力量像洪流一樣沖刷下來,人民只能跟隨時代,被沖刷到不同的地方去。

    當時西部已經被漢人開發了,東部還沒,所以讓日本人進去。失敗還可以回日本,可進可退。花蓮當時開發非常困難,交通很難到達那裡,所以這些灣生會跟花蓮的情感比較豐厚,畢竟篳路襤褸,都是自己開墾出來的。

    電影恢復了我們的歷史記憶,《灣生回家》這部電影讓我們知道,台灣歷史是複數、很多條線一起走。你看嘉農也是這樣,我們長期接受中華民國的歷史教育,沒有台灣史好讀,我們怎麼會知道,曾經有棒球隊打到甲子園?

    風:您看完灣生回家這部片,有什麼特別喜歡的地方嗎?

    陳:作為一個觀眾,看電影就這樣吧!當然,中間跳躍太多東西了,跳躍太多了!還有很多值得玩味的細節,可以再挖掘並填補。

    不過其中也有幾個片段讓我很感動,像開頭的時候,有灣生來台灣找兒時玩伴,雖然記憶都還在,但因為時間過很久了,玩伴們也一一凋零,天人永隔讓人很感傷。

    還有結尾的時候,灣生在台灣的後代,已經變成植物人的阿媽知道自己的名字被登記在日本的戶籍,了解灣生母親沒有真正遺棄自己,所以掉下眼淚,可以拍到她掉眼淚的那一幕,在那裡結束太厲害了!

    風:幸好現在拍了灣生,否則5年、10年過後,他們會凋零。從這部電影,是否還能衍生相關題材?

    陳:我提供一個切入點供參考,日本文化界已經出版很多書籍在討論這件事了。當時那麼多在台灣生活的日本人,因為戰敗,一下子被連根拔起。他們當時分好幾批被遣送回去,到1952年最後一批才回去,有些日本人也看到228事件,像他們在台灣經歷國民政府統治的渾沌時期,裡面也有很多精彩的故事。

    風:網友對這部紀錄片迴響這麼大,是否觀影者都想在其中尋找自己的認同感?

    陳:這部片對台灣的衝擊很大,影響力會慢慢發揮出來。對我們的意義在於,裡面不只是用中國史、單一、漢人的觀點去看台灣歷史。台灣一直是移民社會,應該要用寬容的態度看待台灣,你才有可能接受台灣。灣生這部電影讓很多人了解,我們(台灣史)跟中國史完全不同,這種潛移默化的教育,比教科書的影響力來得更強大。

    台灣經過那麼多殖民,台灣人的祖先也有很多是移民。像清朝有海禁政策,這麼多非法的移民從中國偷渡到台灣,這就是我們的祖先,非法移民!清政府規定來台灣的羅漢腳不能在這裡結婚,但他們還是通婚並生下子子孫孫,這才是台灣的歷史,台灣的歷史都不是按照正統的觀點發展。那灣生們被挖掘出來,這也不是正統,灣生們是日本人、侵略者,可是又在台灣生活下來。

    所以,如果用中國的觀點看台灣,永遠格格不入。而且就史德來講,很多台灣人看了《灣生回家》這部片,就會用比較寬容的同情心去理解歷史。

    就像血液吧,你的祖先從哪裡來,都在我們的血液裡。可是沒有經過醫學的血液分析,你不知道自己的來源在哪裡。

    然而我們體內流的血,都跟中國的漢人不同。我們的祖先太複雜。像台大醫院的血液科醫師陳耀昌,他研究跟分析台灣人的血液,發現台灣人要找骨髓相近的人比例不高,因為我們的血液太複雜了。

    有從泉州來的阿拉伯人,像姓丁的都是阿拉伯人,因為是阿拉丁,在地化後變成姓丁。還有,追蹤黑人的病菌幽門桿菌後發現,他們東移到東方的最終點,就是台灣的排灣族。

    風:台灣歷史很複雜,您怎麼樣看待這部片的族群取向與台灣主體性?

    陳:這也不是往日本那邊偏,這就是歷史的發展。歷史不可能說,這一切都不算數,重來一次,只有順著它去發展。

    講台灣人親日又怎麼樣?台灣人也親中啊!豐富的歷史給我們太多的想像力,讓歷史並存吧!台灣歷史沒辦法講哪個比較好或壞,沒辦法講,你只能接受它的發展,所以讓這些歷史都存在吧!

    1989年我帶兩個孩子從美國回來台灣,我的岳母就跟我們去太魯閣,那邊有原住民在織布給觀光客看,原住民跟我的孩子講國語,可是我的孩子不會講。原住民就問:「你們兩個小朋友為什麼不會講國語?」

    我的岳母在京都出生,然後在台灣生活一輩子,她就跟會講日文的原住民溝通,然後原住民們覺得好奇妙,就叫其他族人趕快來看這兩個小孩,「這兩個小孩不會講國語喔!阿媽會講日語喔!」多元、交雜、並陳,這就是台灣歷史。

    台灣是個移民社會,不斷會有新的族群進來。族群很多,不同族群就有不同的歷史記憶,灣生不會是最後一批被挖掘的族群,有一天我相信,新住民的歷史也會被拍攝出來。印尼、越南、菲律賓、泰國,太豐富了,現在我們稱為外傭、外勞、外配,可是太多人留下來在地結婚。

    現在我的課堂裡,也有不少新住民的孩子來上課了。在台灣文學的作品裡,也看到新住民文學家的書寫軌跡,這一塊是我們這一代人不會寫的內容,台灣文學又跟著豐富起來。

    新住民文學家書寫母親在台灣如何被羞辱、看不起,因為妳是外籍新娘啊。台灣人有時候也是很野蠻,歧視新住民。可是你看我們(目前)的生活這麼穩定,就是新住民來幫忙。一個社會能平衡,表示每個人群都有貢獻生命跟心力,都值得被尊重與好好了解。

    採訪編輯/梁少珊

    攝影/許永縉

    【陳芳明小檔案】

    台灣高雄人,一九四七年生。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台灣大學歷史研究所畢業。從事歷史研究,並致力於文學批評與文學創作。曾任教於靜宜大學、國立暨南國際大學中文系,曾為政治大學前任台灣文學研究所所長、現為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講座教授。

    近年著作有《台灣新文學史》、《五十年來台灣女性散文.選文篇》(上)(下)。著有政論《和平演變在台灣》等七冊,散文集《風中蘆葦》、《夢的終點》、《時間長巷》、《掌中地圖》、《昨夜雪深幾許》及《晚天未晚》,詩評集《詩和現實》等二冊,文學評論集《鞭傷之島》、《典範的追求》、《危樓夜讀》、《深山夜讀》、《孤夜獨書》及《楓香夜讀》,學術研究《探索台灣史觀》、《左翼台灣:殖民地文學運動史論》、《殖民地台灣:左翼政治運動史論》、《後殖民台灣:文學史論及其周邊》及《殖民地摩登:現代性與台灣史觀》,傳記《謝雪紅評傳》等。

    5大文創力加持台北 世界設計之都展新貌

    國際盛事最新一屆2016年的「世界設計之都」(World Design Capital)由台北市當選)!在台北市之前,已經有四座城市得到國際工業設計協會理事會認可,分別是義大利杜林、韓國首爾、芬蘭赫爾辛基、南非開普敦。這些城市獲得頭銜後,實施改造計畫,讓城市充滿設計能量和魅力。2010年首爾成為亞洲第一座獲選的城市,2006年才排名第27的首。獲選當年她的世界城市競爭力躍升到第9名。

    但因為這次評比沒有競爭對手,台北市當選的消息傳出後,引發一陣喧然。平心而論,台北市真的贏得這麼僥倖?台北市的文化水準並不比前四屆得主遜色,奪下「世界設計之都」美譽,並非如此簡單跟容易。英國權威奢侈品雜誌《如何消費》專題報導,羅列5項台北市的文化創意競爭力,肯定此次獲獎的意涵。

    文創力1:走向國際的台灣服飾、珠寶設計師

    有「台灣香奈兒」美譽的夏姿,其精緻女裝以帶鑲珠寶跟繁複刺繡揚名國際。《如何消費》雜誌也提到夏麗芬的湘雲紗設計,是讓人眼睛發亮的簡約服裝。至於陳季敏的招牌連衣裙跟皮具手袋,可以在誠品書店的松煙店裡買到。

    國內珠寶界的盛事,是深受好萊塢巨星喜愛的胡茵菲珠寶,去年12月在「文華東方酒店」的購物走廊開店。

    文創力2當代藝術水準可比對岸

    當代藝術迅速成長,《如何消費》雜誌更評定國內的藝術水準,已經能跟對岸的大師們齊頭了。

    「也趣藝廊」和「耿畫廊」扶持本土藝術,為國內的藝術家提供了表演舞台。「也趣藝廊」支持的畫家羅展鵬和郭志宏,兩人創作大膽又醒目。

    「耿畫廊」推出畫家林鉅的個展《小鏡覺》,以及TKG+當代藝術平台,為攝影和裝置藝術提供了展示舞台。

    文創力3:密集佈建設計展場

    《如何消費》雜誌指出,松山文創園區是台北文化創意的重要地標,園區內有台灣設計博物館跟琉璃工房,全球第三座紅點設計博物館也在園內,展出國內獲得紅點設計獎的作品,並介紹創作者們的故事。

    華山創意園區也是台北市的重要文化展場,老酒廠改建的園區充滿工業氣息,《如何消費》雜誌介紹園區內許多充滿創意的設計商店,「好樣思維」販售本土品牌「暖暖內含光實驗室」的特別香氛跟Ystudio的黃銅筆。

    文創力4:金字塔頂端時尚餐飲

    台北的飲食風潮,正往金字塔的頂端發展,《如何消費》雜誌巨幅報導4家台北高級餐廳。

    「龍吟」是東京米其林三星級餐廳,提供時節性的本土特產跟典型的日式服務。法式餐廳「侯布雄」(L’ ATELIER de Joël Robuchon)提供特級法國魚子醬跟北海道海膽佐龍蝦水晶餃。

    座落於101大樓法國米其林三星名廚亞尼克‧亞蘭諾(Yannick Alléno)旗下「Stay」,店裡販售的季節性甜點草莓起士蛋糕是饕客最愛。

    在新加坡名氣響亮的「安德里」餐廳主廚江振誠,到台北開設「Raw」,用鮑魚、蘆筍等本土食材入菜,體現了一種隨意的料理風格。

    文創力5有設計感的精選酒店

    「文華東方酒店」、「君悅飯店」、「誠品行旅」,同樣被《如何消費》雜誌評選為具有獨特設計感的台北酒店。

    「文華東方酒店」灰色調的水療中心由國際知名室內設計師布什爾柏格(Yabu Pushelberg)設計,平和的色調讓人感覺身心平靜。世界級室內設計師季裕棠主導酒店內三家餐廳的設計,義大利餐廳「Bencotto」將空酒瓶擺設成枝形弔燈,風格十足。法式餐廳「Cafe Un Deux Trois的細節處有驚喜,例如掛在牆上的大犀牛半身、鏡像天花板、黃色蘭花等。季裕棠在粵式餐廳擺設許多雅致的翠綠盆栽,還有藝術家朱偉的木板畫。

    「君悅酒店」才剛翻修完853間房間,法國建築師迪迪爾‧戈麥茲(Didier Gomez)在新房間內掛著畫家周蘇音的抽象派作品,翻修後的房間也更現代化。

    距離「君悅酒店」不遠的「誠品行旅」,是日本建築大師伊東豐雄所設計,紅磚牆上排列了30、40、50年代的台灣黑白歷史照片,呈現新舊時代交錯的特色。

    從歷史的軌跡發現,自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台灣經歷民主改革和飛速的經濟發展,培養了一批建築師、設計師、音樂家。現在台灣的文化水準更高了,我們可以在台灣的首善之都台北,看到更多國際級的文化匯流現象。

    編譯/梁少珊

    眼淚再美適可而止

    眼淚,是女人最好的武器。你相信這個說法嗎?

    多數男人碰到女人在他面前落淚,當下的第一個反應,必定手足無措。接著呢?就各有千秋了。有些男人,急著想逃跑,完全無法應付這個局面。



    有些男人,急著想制止,甚至對著淚眼迷濛的女人咆哮:「妳再哭,我就不理妳!」有些男人,跟著示弱,哽咽地說:「看妳這樣哭,我不知道怎麼辦?」只有極少數的男人,懂得在女人落淚的這個關鍵時刻,堅定地擁抱著哭泣中的她說:「寶貝,讓妳受委屈了,我心疼!」

    最後的這個舉措,最能讓女人感動。偏偏,除非經過訓練或學習,通常會憑著直覺給出這種令女人窩心的回應的男人,多少都有點大男人主義。表面上,他被女人的眼淚征服了;事實上,他懂得如何回過頭來操控女人!

    眼淚再美適可而止


    然而,這一回合的勝敗未定。要看女人被男人摟在懷中時,接下來的反應是什麼?
    有的女人繼續哭個不停,近乎歇斯底里,若不是故意耍賴下去,就是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該如何收拾殘局。這種反應,若拖延太久,很容易把男人僅存的耐性磨光,讓他回到前面的幾種劣根性:逃跑、咆哮或示弱。顯然地,這並不是女人想要的結果。

    女人若想要用眼淚征服男人,首先必須要選對人,他既有肩膀,又心軟,懂得放低姿態、憐香惜玉;其次,女人若知道善用眼淚這項武器,既要選擇發動攻擊的時機,也該在槍林彈雨後適可而止,不能一味地乘勝追擊。

    愛情裡最美好的戰役,並非單方面勝利,而是雙方在和解後,以更了解彼此的心情繼續攜手,而不是分出勝負,弄到你死我活,更不必以眼淚去控制對方。


    拿什麼讓夢想成真

    「我沒有『夢想』!」很多人聽到我這樣講,不免嚇了一跳。畢竟,這和時下媒體常報導的職涯發展觀念有差異。大多數的職場名人或企業先進,都教導年輕朋友:「要有夢想!」但我覺得「夢想」是不切實際的東西,除非你在做夢前想一想之外,還能夠以具體的行動落實。只要你開始認真執行夢想,哪怕只是一小步,當下「夢想」就立刻變成是具體的「計劃」。


    因為我的個性比較務實,沒有好高騖遠的本事,無論多麼大規模、多麼空泛的想法,我都會把他切割成具體的小計劃,按部就班去做。

    多數人有夢沒計劃

    即使我最近幾年來,致力於新興媒體的整合應用,以結合廣播、電視與網路的概念,結合實用的資訊,推出網路電視影音頻道。但我從未把這個願望當成夢想。儘管對我來說,它的難度頗高、挑戰很大、執行不易,但我還是按部就班去做。

    夢想不能當飯吃!對我來說,「夢想」是虛幻的,「計劃」才是真實。「夢想」相對於「計劃」,可以有以下的排列組合:

    (A)有夢想,有計劃:這是最好的一種方式,將「夢想」與「計劃」結合為一。
    (B)沒夢想,有計劃:跟我年輕的時候一樣,全力埋頭苦幹,有時難免事倍功半。
    (C)有夢想,沒計劃:常流於空想,若不行動,很難有具體結果。
    (D)沒夢想,沒計劃:這已經跟行屍走肉,沒有兩樣。

    當心中浮現夢想時,就要開始計劃,最好是同時將「夢想」與「計劃」結合為一。即使限於當時的條件,沒能立刻付諸行動,只要你一直有著「蠢蠢欲動」的決心與熱情,也就是所謂的「蓄勢待發」,累積足夠的能量,因緣俱足時,就會一鳴驚人! (圖片:Moyan Brenn)

    【延伸閱讀•出版情報】吳若權最新作品:

    《他比愛你更愛你》
    ——男人不壞,只要用對方式去愛

    博客來網路書店:

    《每一次出發 都在找回自己》

    博客來網路書店:

    花蓮洄瀾灣園區 道法自然的科技展現

    台灣土地開發公司6月20日在花蓮洄瀾灣舉辦日出節活動,邀請禪學大師洪啟嵩到洄瀾灣園區大字書寫「道法自然」。這四個大字是台開董事長邱復生建構花蓮洄瀾灣園區的核心思想。

    「道法自然」,出自於老子《道德經》第二十五章:「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意思概指,人向大地學習,大地向天學習,天向道學習。

    禪學大師洪啟嵩認為,科技法道,道法自然,因此科技法自然。

    科技是道的展現形式之一,順於道的發展,自然興旺昌盛,逆於道的發展,則迅速衰敗滅失。

    順道發展的科技,會符合道法自然的狀態,也就是道核心自在的根本狀態。逆道發展的科技會傷害生命,破壞環境,這樣的科技必定走向毀滅之途,無法長存。

    被譽為現代物聯網之父的坂村健博士,建議台灣政府應儘早投入物聯網標準的建立。

    大師洪啟嵩認為,這就是人類生活之道科技標準的建立。人類要做一個創造者,而非追隨者,定下科技的軌範,使科技更能服務生命、守護地球,讓環環更自然並能永續發展,人類在其中健康幸福。台開正在建立地球建築的新標竿。

    洪大師以洄瀾灣園區的建築為例說明,山形建築與大自然環境融合一體,並保育原生物種,與大地和諧共存。

    而台開延聘坂村健博士擔任智能科技顧問,負責U City(智慧城市)、U Home(智慧家庭)、物聯網等技術建置,在洄瀾灣園區打造以無線網路串連的第四代UHome無線感知網路系統。

    這樣運算人與物、物與物的連結行為系統,正是合乎道法自然理念的科技。

    精準地演算人類行為與需求,同時符合自然倫理、幫助地球減少暖化,讓房子不再是限制我們的方格子,人們可以在園區內騎腳踏車、跑步、運動,彷彿住在大自然的山林中。這樣的概念能發展出人類未來建築的典範。

    大師洪啟嵩就佛法對生命的深層思維來看,應用最先進的科技研究,來對應居住者的視覺、聽覺、嗅覺、觸覺、心理感受等「五感六識」,建築物的規劃、設計、建造、使用和改建,都應以創造人類的健康為福祉、核心,簡而言之,建築服務於生命。

    未來建築的典範,必須結合科技和自然倫理,這才符合道法自然的精神,讓天、地、人三者和諧共存,讓環境永續發展、生命健康幸福。

    數位編輯/鐘惇晃

    男人討厭「被吃定」

    很多年輕男女問我有關初次約會的付費問題,究竟應該是男方支出、或是男女分攤各半?
    多數女生都覺得前幾次約會,男方若慷慨埋單,會對他有好印象。但這些女生其實也願在日後的生活開支上分攤,並沒有想要一輩子賴帳。

    雖然這個通則普遍被認可,不過女生還是很容易踏入金錢的陷阱。只要男方肯為她多花點錢,女生就覺得自己受寵。倘若男方斤斤計較,連上賓館都要討論該誰付錢,她就覺得這男人小器到不值得終身倚靠。

    男人討厭『被吃定』

    相對地,男方也在觀察女生。很多男生只要能力所及,都願意在相愛的前提下,多支付些金錢以表現對女生的照顧,但是他們卻不喜歡「被吃定了」的感覺。尤其是節儉型的男士,會覺得對方把自己當提款機而感到不公平。

    有個女孩跟我說過很極端的例子:A男其實是「月光族」,每月把薪水花光,卻還是願意請她看電影、吃飯,讓她非常感動;B男明明收入不錯卻一毛不拔,還說要存錢買房子,讓她感覺很差!因此,她寧願跟A男在一起,至少相處時的每一刻,都很開心!

    只要仔細想想,就會發現她的判斷或許缺乏遠見。她若選A男,很可能辛苦一輩子;她若選B男,結婚後可能有幢房子。我沒有要大家以如此功利的標準去擇友,只是提醒一個觀察對方消費的角度。千萬別因為對方肯為你花錢,你就覺得他人很不錯。沒錢,還充大爺,就是揮霍了。

    當然我知道多數女生會期待C男出現,既有錢、又願意為她花錢。但與其巴望這樣的男人出現,不如打好自己的經濟基礎、以及正確的消費態度,才能吸引磁場相近的對象,前來共同創造幸福。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臉書粉絲 《》

    「有伴」時渴望「單身」

    她和他共租的小公寓,坪數並不大;但兩人還是很認真地特別布置一個溫馨的小房間,而且還悉心地不時保持一種狀態,讓它呈現有點微微凌亂的感覺。

    他們本來是學長與學妹的關係,曾有一段小曖昧,各自畢業之後繞了人生一段路又重逢。在一次朋友聚會中,偶然提到「房事」問題,正巧兩人都在找房子,因緣際會下,決定租屋住在一起。

    初始的階段,真的只是單純的「室友」。後來愛苗慢慢滋長,已然變成同居的伴侶。因為她的家長觀念比較保守,如果知道她那麼快就和男友同居,怕會對他印象大壞。於是,他們把她原來自己住的那間房間,以很舒適的方式保留下來,讓賓客都以為,他們的關係依然只是單純的「室友」而已。

    從此這個房間的實用性,有了很大的轉變,從「居住」變成「展示」,功能也有所調整。平常相安無事的時候,房間就空著只是純展示用;偶爾鬧得不愉快,她就搬回這間房間一個人睡。

    這個房間成為「單身」的象徵,時時提醒她「有伴」與「單身」的差別。而人生最弔詭的問題之一是:每個人都在「有伴」的時候,渴望享受「單身」的自由;卻又在「單身」的階段,希望擁抱「有伴」的幸福。

    真實的人生,並不如這間公寓的陳設,可以在「有伴」與「單身」之間,來去自如。只有幸福的人,懂得在心中預留一個屬於自己的房間備用。在「有伴」的時候,保留「單身」的自主;在「單身」的階段,抱持「有伴」的想像。一間空在那裡,用來掩飾性愛的房間,是給相愛的人彼此「進可攻;退可守」的空間。其實它不只是應付別人的窺看,也是自己喘息的地方。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臉書粉絲 《》

    學做 聰明的懶人

    前一陣子,覺得自己得了「慢性忙碌症」。每天工作超過14個小時,幾乎全年無休。愈忙碌的時候,愈需要耐心。我在記事本上,一一條列所有該完成的事情,然後勸勉自己要慢慢來,按部就班完成計畫表上的每一件事,然後享受工作完成後,在記事本上刪除那一項「待辦事務」的樂趣。

    有一天,好友八席兄邀我去他家吃晚餐。享受了清爽可口的西式海鮮沙拉、道地的四川涼麵、美味的廣東玫瑰油雞、可口的台菜排骨蘿蔔湯……在我對他的廚藝讚嘆中,他竟跟我說:「我只花了一個小時,就做好這些菜了。」

    省時做事悠閒發懶

    接下來,為了說服我相信這個不可能的事實,他跟我詳述如何用家庭瓦斯爐具上的兩個鍋子,快速完成這些菜餚,而且每道料理都能入味。

    我很專心用了筆記本記下他的祕訣,而最令我佩服的,不只是這些做菜的技巧,而是他獨特的觀念,他說:「懶人,更要省時間。一定要想辦法用最快的速度,把該做的事情有效率地完成,才能偷到時間發懶。 」

    這跟我印象裡的懶人,有很大不同。從前我以為,懶人然就是很散慢,無論何時何地都很難集中注意力,也絕對沒有發奮圖強的可能。

    原來,懶人分兩種:一種是用一分忙去換九分閒;另一種是完全不肯動的。
    前者,是聰明的懶人;後者,懶到最後一定會變笨。畢竟,人生不可能完全無所事事。遇到該做事的時候,端看你如何把事做完。

    像我這樣,即使沒事也要找事做的勞碌命,算是愚笨的勤快,工作成就和生活品質,卻遠遠輸給聰明的懶人。

    聰明的懶人,懂得把有限的事情,在最短的時間完成,其他時間用來享受慵懶而快意的人生。

    請多支持我的新書喔:
    《他比愛你更愛你:男人不壞,只要用對方式去愛》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臉書粉絲 《》
    共 4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