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類
  • 洄瀾灣

    築空間

    安心購物

    熟女特色,魅力四射 – 吳若權

    看身邊幾位長髮飄逸的熟女朋友,在網路通訊軟體中的自我暱稱中改稱為「哥」,不免覺得她們有點太愛搞笑了。

    回想起幾年前的她,絕對還是純情少女的模樣。言行謹慎、舉止含蓄;為了不得罪人,常委屈自己;也常為了乞討愛,而讓自己變得不夠可愛。如今,已經變得一副敢作敢當的架式。她會體貼別人,但絕不委屈自己;她依然需要愛,但不會乞討愛。她願意給予;但不求對等回報。於是,看起來有點無所謂,有點大剌剌,有點隨興而不拘小節。

    從前,「無所謂」、「大剌剌」、「隨興」、「不拘小節」這些形容詞,好像都比較適用於男性身上,讓女人活得很壓抑。

    敢說敢言 敢愛敢恨

    隨著女性經濟能力與社會地位的增加,累積自信的程度,也展現成熟的態度,女人愈來愈不想勉強自己。於是,所有勇敢做自己的女人,看起來都有點「Man」。然而這個趨勢的形成,男性的貢獻也不少。除了男人以正確的心態去努力支持與積極配合,容許女人發展自我之外;有時候是因為女人在某段感情中遭受創傷,從此讓她大澈大悟─如果委屈這麼久、付出這麼多,還是無法得到男人的寵愛,為什麼不多寵愛自己。從此,女人放棄所有的偽裝與壓抑,做100%真正的自己。她變得敢說敢言、敢做敢當、敢愛敢恨,提得起、也放得下。

    與其說女人變得很「Man」,不如說她不再讓自己刻意表現被迫害的小女人樣貌,頂多往「中性」靠近,而不是真正想扮演男人的角色。內在世界有點「Man」的女人,最好配上一個懂得欣賞她、尊重她的男人。他未必是小男人,但絕不會是大男人。他願意付出愛,也期待雙方公平對待。

    現場直擊!2010年後的告白-吳炫三‧池上鳳珠創作展

    「2010年後的告白吳炫三.池上鳳珠創作展」以兩位藝術家在巴黎工作室的場景為舞台,引領觀眾走進吳炫三跟池上鳳珠的創作旅程。

    吳炫三近年來的立體與平面創作作品呈現於展場的場景二,即便早已於藝壇奠定地位,藝術家不曾停止探索創作。作品中充滿張力的線條、野性的色彩呈現出吳炫三源源不絕的藝術活力。

    展場的場景一則呈現池上鳳珠2013年至今,包含繪畫與瓷器逾60件的作品,那游走於具象與抽象、柔美與剛強的線條和色塊是她生命旅程的縮影。

    透過這些空運回台的創作物件,民眾可以直接感受到吳炫三與池上鳳珠對藝術無悔的追求,一景一物,都是先於語言、先於任何藝術形式的創作觸動。

    於是,在2010年後的告白中,我們得以窺見兩位藝術家在個人創作的實現中,以未曾消弱的藝術生命,向你我傾吐。

    藝術家吳炫三,經歷過幾十年的遊歷與淬煉,發展出一套屬於自己的繪畫語言。那生動、充滿野性的線條與充斥著大地情感的色彩,在藝術家敏捷俐落的動勢之間,完整地傳達吳炫三對於自我生命周遭奔放的情感。
    來自台東的池上鳳珠,以鄉野中的童年回憶幻化為有機的律動線條,躍然於作品上,亦成為藝術家特有的語彙。作品中除了女性的柔美與濃厚的東方主義外,更多了份堅毅的姿態與跨越文化藩籬的藝術氛圍。

    藝術之於人類,除了為生命歷程中添加一段圓滿精彩的歷練,更豐富了生命的內涵與厚度。

    文創加科技 台開智慧導覽系統 用手機看吳炫三講創作

    台開集團將科技融入畫展,與全球物聯網之父日本土反村健博士合作,運用TRON即時感知作業系統,共同研究開發完成智慧導覽系統,取代傳統由人導覽。台開與土反村健博士已有的合作成果,包括金門風獅爺商店街智慧商場、第三代U-Home感網路體驗館,日前更於花蓮洄瀾灣推出全球首座第四代U-Home智慧住宅,以無線網路串連,打造沒有開關的房子。

    這次「2010年後的告白」—吳炫三、池上鳳珠創作展,集結旅居法國、享譽國際藝術家吳炫三與池上鳳珠近5年的創作,囊括平面繪畫、立體雕塑、木拚板、瓷器等首度在台灣展出,而且原汁原味地把兩人在法國的創作現場搬到展覽會場中,並利用台開研發的智慧導覽系統,讓民眾更貼近藝術家的作品。

    台開引進全球物聯網之父—日本坂村健博士的TRON即時感知作業系統,獨家開發新型智慧導覽系統,民眾只要打開手機或智慧型裝置的NFC或QR CODE就可以瀏覽作品的圖片與文字,更能打開藝術家親自介紹的影片,民眾只要帶著耳機就能不受時間、人員的限制,慢慢隨著自己的步調參觀作品。

    為了發揮文化創意,享受樂活人生,台開集團積極籌辦《風獅會》,徵集同好,藝術也是《風獅會》積極耕耘的領域。未來《風獅會》想做的是,跟擁有相同信念的好夥伴共同創造理想的生活,創造人與土地和諧共生的桃花源。淨土內的居民將以會眾的形式,一起學習、分享、生活。

    為了提倡理想生活,《風獅會》開始籌劃並推廣16個同好社團, 其中包含了欣賞藝術的「藝響會」,台開集團將在線上用風獅網經營「藝響會」等的同好小社群,線下為了推廣《風獅會》,將不定期舉辦社團推行收費的實體活動,如此透過線上與線下的活動聚眾,讓會員分享、交流美好的樂活人生。

    給前男友打分數 – 吳若權

    大部分女生都愛聊天,唯獨跟前男友有關的事情除外,怎麼聊都有點不自在。可是,當女生願意主動聊起前男友,勢必當下內心充滿懷念。事過境遷,她對前男友的種種,不管他的好、他的壞,如何看待?

    會讓女生印象深刻的前男友,通常都不是太完美。他當年的不懂事、魯莽、天真、懶散、粗心,甚或劈腿,在此刻變成前朝遺事,既蒼涼也輝煌。有關前男友的一切,若平淡到不值得女生一提,才是那段感情,最大的悲哀。

    女生對前男友的評價,有時跟當時的他們相處如何,也並無直接關聯,反而是現在的心境,影響了給分的高低。如果她目前過得幸福,對往日的糾結感到釋懷,即使痛苦的記憶,也已經變成肥沃的土地,她對前男友的愛恨都轉變成心疼而感謝。

    問題在自己身上

    如果一個女生聊起每個前男友,總是氣得沒有一句好話,對過去每段愛情都感嘆「遇人不淑」,最大的問題還是出在自己身上。若不是自己條件不好、就是眼光太差。

    無論過去的她,是如何被對待,想起前男友時還會以祝福的心意,遙遙隔著時空,浮現真心的問候:「現在的你,過得幸福嗎?」表示自己的人生,已經成長到另一個平靜而美好的階段了。

    如果這句話講得很酸,帶著「你絕對沒有好下場」的詛咒之意,表示這個女生在情場上,依然戰鬥力十足。雖然能夠繼續奮戰,也是好事。但不要讓自己過度疲累,傷痕累累。畢竟青春有限啊。愛不到對的人,就回來愛自己吧。或許,暫停那些情場上的戰役,棄甲歸田,找回懂得愛的自己,把所有的傷痕療癒,有朝一日重新出發,就會與良人相遇。

    池上鳳珠 「2010年後的告白創作展」

    國內旅法畫家池上鳳珠11月21日至明年1月3日在築空間展覽「2010年後的告白-吳炫三‧ 池上鳳珠創作展」,《風獅網》專訪池上鳳珠,談及展出作品和創作核心。

    身為女性,感受較為細膩,池上鳳珠把焦點放在大自然與日常生活的細微處,觀察細微並從中獲得靈感。在沙灘散步的時候,她看到沙石反射的亮光並為其著迷,便自行到化工行找出可創作成相似亮光的材料。池上鳳珠著迷的細微處,還有水,這也是她的創作核心元素。

    她被水難以捉摸的現象吸引,水有固體、液化、汽化等狀態,還可以不受地心引力的影響往上升。池上鳳珠著迷於畫布上的水流遭受到旁邊顏料、材料的吸收後,所產生的律動感,以及移動瞬間停格在畫布上的美感。

    以這次展出的「螺旋之舞」為例說明,作品的表現比較線條式,顏色在線條裡面交融。池上鳳珠表示,繪畫之後讓作品乾燥,並讓空氣的乾度或濕度在等待的過程裡自然發揮作用。創作的時候,池上鳳珠也會有技巧地直接運用水在畫布、紙、陶器上。

    這次展出的「水痕水痕」系列,是畫家直接把大家對水的印象與影子,呈現在牆上。可以讓畫迷近距離地看到水的痕跡,使用特殊材料創作。池上鳳珠說:「當初我在思考,有什麼材料可以表現水的效果,我觀察到LED燈泡前面有個透明的東西。」「既然可以當作燈泡的媒介,表示它夠透,於是我找材料並嘗試運用,嘗試很久才做出這系列的作品。」

    畫家還在作品上面擺放了一些蝴蝶的翅膀、羽毛,或是金龜子、頭髮、枯樹葉,這些是象徵生命流逝遺留下來的東西,也表現了時間的流逝。

    喜愛旅行的池上鳳珠足跡踏遍亞洲、非洲、歐洲、南美洲、南太平洋等國家和島嶼,女畫家在旅途中觀察大自然,體驗當地人文生活。透過此次展覽,也將揭開她行遍世界體驗到的特殊創作語言,展現女性藝術創作者的敏銳觀察力。

    池上鳳珠小檔案
    本名張鳳珠。1975年生於臺東池上。1997年起,於巴布瓦新幾內亞西比克河、南太平洋、亞馬遜叢林、非洲原始部落研究。
    曾榮獲第57屆臺陽美展油畫銀牌獎以及中部美展水彩優選,2010入選法國巴黎大皇宮「首都藝術」,2013應邀法國巴黎大皇宮「比較沙龍」展出。

    吳炫三 「2010年後的告白創作展」

    國內知名畫家、雕塑家吳炫三11月21日至明年1月3日在築空間展覽「2010年後的告白-吳炫三‧ 池上鳳珠創作展」,《風獅網》搶先訪問吳炫三,談及創作歷程的改變、展出作品和創作特色。

    這次吳炫三的全新創作跟以前有滿大的區別,自從手術開刀後,創作稍微比較嚴謹。他認為,如果人過往了,就再也沒有機會修改作品。吳炫三說︰「以前年輕的時候,想說有時間再拿來看看、修改,現在不一樣了,跟我的年齡有關係,所以基本上比較嚴謹。」常常一幅畫畫完後,他會看好幾天,然後再思考改掉或整理。雖然工作時間不是很長,但檢視畫作的時間特別長。

    這次展出的作品裡,吳炫三推薦欣賞「咀嚼生命的時間」。這是畫家對時間流逝所表達的無奈。

    畫家自言:「人的生命就像一條拋物線,生出來就在拋物線上,快樂不快樂,都會這樣掉下來。也就是說,生出來就一定會死亡。慢慢地,我的這種感覺越來越緊密。」

    展出重點部份,吳炫三指出,包含展出的立體作品也都是全新,跟鐵、木頭或動物骨頭合併。他舉例說,當病牛死掉的時候,他找到埋葬它們的地方,等埋葬了兩、三年以後,再把骨頭挖出來,成為吳炫三的創作材料。

    病牛骨頭色白又不腐爛,加上它們已經是被丟棄的東西,也符合環保。

    同時吳炫三也在這次展出中,延續了長期累積的繪畫語言—陰陽符號。

    畫家用陰陽符號來表現傳說或故事,一邊是直線,另一邊是曲線。吳炫三表示,因為受到台灣的原始藝術跟中華文化影響,在中華文化裡面,陰陽合諧就是人的最高境界,所以他才會應用。

    吳炫三舉例解釋陰陽合諧:「在傳統文化裡,如果一個地方的陰陽配合得很好,就很適合住在那裡。所以妳看不管是地景也好、建築也好,甚至是家裡的擺設、風水,都是根據陰陽。」「如果陰陽擺得很好、很平穩,住在那邊就會很舒服,父母親如果一天到晚吵架,就是陰陽不和,孩子就不舒服。」

    陰陽概念也延伸到吳炫三的雕塑作品。像他的拼版是來自於馬賽克,紋路有突出來也有陷進去,陷進去是陰、凸出來是陽。

    至於受到原住民的原始藝術影響部分,因為吳炫三在巴黎跟世界各地的藝術家競爭,一定要拿出有自己文化背景的作品,才能夠跟他們並駕齊驅。

    旅居巴黎的吳炫三對創作保有源源不絕的熱忱,採訪結束後,還待在工作室裡專注地繪畫,讓人更加期待他的全新作品。

    吳炫三小檔案

    吳炫三(1942年11月14日-),台灣知名畫家、雕塑家,宜蘭縣羅東鎮人。以原始藝術的抽象表現為其個人風格。喜愛探險,早年自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後,曾留學西班牙、美國紐約市,師事台灣著名畫家廖繼春、陳敬輝、李石樵。

    1970年代吳炫三前往非洲、中南美洲、北極、大洋洲等地的蠻荒地區旅遊寫生,作品在台灣、美國、加拿大、巴西、法國、荷蘭、西班牙、義大利、瑞士、南非、日本、韓國、中國都展出過。吳炫三曾出版的書籍有《非洲獵奇》、《吳炫三隨筆》、《原始世界的傳奇》、《南太平洋的傳說》、《萬里塵沙》。

    吳炫三曾獲得台灣十大傑出青年、吳三連文藝獎、中山文藝獎、國家文藝獎,以及法國藝術文化騎士勳章。

    連結抗拒:為什麼在一起之後,他會漸漸變成另外一個人?- 海苔熊

    我們常常覺得奇怪,為什麼和他在一起之後,他會漸漸變成另外一個人?

    原先對你溫柔體貼,上下課都來接,現在竟然連幫你買個晚餐,都嫌麻煩;本來可以處處包容你的任性,現在只要你稍微一點壞心情,他就說你公主病。

    以前我會說,愛情本來就不是生命中的所有,交往越久,大腦中的戀愛激素會產生一些改變,畢竟如果每次見面約會心裡都有蝴蝶飛舞,廢寢忘工總有一天會吃土[]。

    愛情裡的「投射認同」

    但我漸漸發現,交往之後的關係改變其實不只是激情的消退,或許還有另外ㄧ種可能,就是早年客體關係的顯現——他隨著時間,漸漸對你先露出,他對待生命早期照顧者(原始客體)的方式[]。

    過去的經驗中沒有辦法獲得安全感的人、在童年經驗中從父母身上要不到愛的人,他們之所以戀愛之後會變得難搞,是因為他們會學到一件事情:反正我本來就是差的、不好的、不值得被愛的、可能會被拋棄的[]。

    所以當今天有人開始跟他建立長期而穩定的關係,變成可以跟他走一陣子甚至是走一輩子的人的時候,他心裡就產生了一個懷疑:「你是認真的嗎?你對我的關心是真的嗎?會不會我決定相信你、把自己交給你之後,有一天也會拋棄我?」

    所以他的難搞,其實是一種阻抗,在這樣的阻抗背後,藏著很大的哀傷,一種「可是我本來就是不好的,所以你對我的好是假的」、「如果我接受你的好,會不會有一天你也把我丟掉?」的哀傷。

    對連結的抗拒

    看起來,他變得難搞,似乎是兩個人的關係開始變得不好;但實際上剛好相反,正因為你開始跟他建立了更穩定的連結,他不知不覺把童年的客體投射到你身上,他用過往所習慣(而且帶著焦慮)的方式來對待你,用他的不相信,來阻抗你的真心,這樣的移請,形成一種「對連結的抗拒」。

    但是關係本來就是雙向的,所以你也不知就不覺的,把你早年對待重要他人的方式,複製到這段關係裡面(雙重投射)[]。或許你靜下來,退後一步看,你會發現這樣關係的改變,其實是開始於你們建立更重要的連結,回朔到兩人過往不安的經驗。

    這並不是說,我們要把關係中所有的改變,都歸咎於早年的經驗;而是我們要練習去看見,有時候關係裡面的互相針對,不是針對彼此本身,而是針對彼此背後,那些伴隨著你或他多年的,重要他人的靈魂。

    這樣的看見,或許還沒有辦法改變現狀,但或許可以為這段關係,長出彈性的翅膀。

    延伸閱讀

    1. 程威銓, 在怦然之後:關於愛情的十六堂課. 2013, 桃園: 大真文化.
    2. 簡里娟, 論親密關係中的投射性認同. 輔導季刊, 2007. 43(2): p. 39-47.
    3. 樊雪梅, 論投射性認同. 諮商與輔導, 2000(179): p. 21-25.

    面對舊愛,各自有各自的旅途 – 吳若權

    分手多年以後,她在街頭與舊情人重逢,當初愛得刻骨銘心,甚至離開時痛不欲生,如今再見上一面,卻爭如不見。連那些赤裸的激情,瞬間都變成幼稚的床戲。彷彿高中上完體育課,教室充滿男生的汗臭味,幾乎要令人窒息。笑自己當時那麼傻、眼光那麼差,怎會愛上他?

    其實心裡都明白,那時寂寞的心房,深深渴望著一份愛。或許也曾經如同那些被隨意摘錄轉傳的片段文字,看似療癒、實則更傷地,反覆刺激過自己好幾次,諸如:「錯的時間、錯的地點、錯的對象,交織成一段錯的感情。」但始終沒有真正忘懷那個人、那段感情。無法細數的,已經不是吃過哪些餐廳、走過哪條街,而是當年勇敢付出的純真。

    別再怨嘆當年眼光

    而今有緣重逢,眼看著對方外型的滄海桑田,推測他在分手之後種種的人生境遇,對照著自己的這些年來的幸福或平靜,已經不知道是憐憫對方、還是心疼自己?

    與舊愛重逢,似乎是一件必須到中年才會變得比較美好的事情,只有經歷年歲的寬容,才能讓彼此學會釋懷。面對失去的那一段愛情,疼惜逝去的那一段青春。如果,時光還沒有讓我們柔軟的內心,歷練成足夠成熟的姿態,面對舊情人時的尷尬,甚至憤慨,正好對照出情緒上的介懷……原來,我們從未真正放下。他走遠了,遺憾還在。

    這時候千萬不要再怨嘆自己當年的眼光,而是要換個角度,回來恭喜自己現在的成長。不是當時的他不夠好,而是現在的你已經變得更好。肯定過去的對方,鼓勵現在的自己。愛情的路上,各自有各自的旅途,短暫交會後,帶著給自己最好的祝福,即使孤獨,也要繼續向前走。

    愛情轉移:每個人的心中,都住著一個過不去的大魔王嗎? – 海苔熊

    「把一個人的溫暖,轉移到另一個人的胸膛,讓上次犯的錯反省出夢想。」林夕在陳奕迅《愛情轉移》的歌詞裡面寫的非常深刻,講的好像每個人的愛情裡面,多少都參雜著過去的影子一樣。

    移情實驗:

    真的是這樣嗎?在一個經典的實驗中,心理學家Andersen用一個經典的方法來操作移情。他們請受試者先用一些句子來描述他們的重要他人A(例如:我的前男友是一個非常自戀的人)[1, 2]。兩個星期之後,受試者被分成兩組,並給他們看一個或多個新目標對象、附加一大串的人格特質描述。

     實驗組:

    他們認識一個新對象B,並且用一些形容詞來描述他,其中一些形容詞,就是他之前拿來描述A的(非常自戀的人)。這些受試者之前提過的形容詞當中,有些是正面的,有些是負面的,不過都是他對原先那個重要他人A的評價。他們想知道這個過去的大魔王經驗,是不是可以轉移到這個新的對象身上。

    控制組:

    一樣給受試者認識一個新的對象B,不過當描述這個對象B的時候,研究者並沒有選取任何他們之前使用過的形容詞。不論是實驗組或是控制組,接著讓他們進行一系列的記憶測驗,螢幕上會出現一些形容詞,然後問受試者:「這個是B的人格特質嗎?你有多有信心確定這是他的特徵?」。

    整體來說,如果受試者對A的整體印象是正面的,那麼他對B的印象也會正面的(正向移情),如果他對A的印象不好,那他對B的印象也不會太好(負向移情)。研究者還特別測量了他們的臉部表情,如果是正向移情,那他們的臉部表情也都會是快樂的(相對於負向移情者)。控制組也做了同樣的測量,但沒有發現臉部表情的差異。這個實驗最邪惡的部分,就是當他們認識了新的對象之後,實驗者再請受試者描述他們是如何看待自己的。結果發現,實驗組在經過這個實驗操作之後,變成了「和A在一起的時候的自己」,控制組則沒有這個現象(測量方法,受試者描述自己的特質,然後和AB的特質分別做相關,計算自己的特質,和A ,B重疊的程度有多少)。

    愛情轉移

    這個實驗告訴我們什麼呢,就是我們有可能把舊愛的正面或是負面的印象,移情到新對象身上。負向移情可能會製造誤會,正向的移情可能讓你無法客觀地來看待這段感情。「回憶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緊就變黑暗,等虛假的背影消失於晴朗。陽光在身上流轉 等所有業障被原諒。愛情不停站,想開往地老天荒,需要多勇敢。」

    簡單地說,當我們看到新歡身上有一些舊愛的影子的時候,你不但有可能會把舊愛的樣子、期待加諸在他身上,你甚至也會在他的面前,呈現你在舊愛面前的,那個版本的自己。就像林夕詞裡面提到的,每段關係裡,似乎都有上段關係中的「背影」;每個人的心中,都住著一個過不去的大魔王。回過頭來想想,如果轉移是愛情裡面的一種預設值,我們有沒有一種可能是,在不同的人身上,看見自己和對方更多新的、有彈性的模樣?

    延伸閱讀

    1. Andersen, S.M. and M.S. Berk, The social-cognitive model of transference:

    Experiencing past relationships in the present.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1998: p. 109-115.

    2. Andersen, S.M. and E. Przybylinski, Experiments on transference in

    interpersonal relations: Implications for treatment. Psychotherapy, 2012.

    49(3): p. 370.

    共 4 頁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