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類
  • 洄瀾灣

    築空間

    安心購物

    愛情轉移:每個人的心中,都住著一個過不去的大魔王嗎? – 海苔熊

    35291168_xxl

     

    「把一個人的溫暖,轉移到另一個人的胸膛,讓上次犯的錯反省出夢想。」林夕在陳奕迅《愛情轉移》的歌詞裡面寫的非常深刻,講的好像每個人的愛情裡面,多少都參雜著過去的影子一樣。

    移情實驗:

    真的是這樣嗎?在一個經典的實驗中,心理學家Andersen用一個經典的方法來操作移情。他們請受試者先用一些句子來描述他們的重要他人A(例如:我的前男友是一個非常自戀的人)[1, 2]。兩個星期之後,受試者被分成兩組,並給他們看一個或多個新目標對象、附加一大串的人格特質描述。

     

     實驗組:

    他們認識一個新對象B,並且用一些形容詞來描述他,其中一些形容詞,就是他之前拿來描述A的(非常自戀的人)。這些受試者之前提過的形容詞當中,有些是正面的,有些是負面的,不過都是他對原先那個重要他人A的評價。他們想知道這個過去的大魔王經驗,是不是可以轉移到這個新的對象身上。

     

    控制組:

    一樣給受試者認識一個新的對象B,不過當描述這個對象B的時候,研究者並沒有選取任何他們之前使用過的形容詞。不論是實驗組或是控制組,接著讓他們進行一系列的記憶測驗,螢幕上會出現一些形容詞,然後問受試者:「這個是B的人格特質嗎?你有多有信心確定這是他的特徵?」。

     

    整體來說,如果受試者對A的整體印象是正面的,那麼他對B的印象也會正面的(正向移情),如果他對A的印象不好,那他對B的印象也不會太好(負向移情)。研究者還特別測量了他們的臉部表情,如果是正向移情,那他們的臉部表情也都會是快樂的(相對於負向移情者)。控制組也做了同樣的測量,但沒有發現臉部表情的差異。這個實驗最邪惡的部分,就是當他們認識了新的對象之後,實驗者再請受試者描述他們是如何看待自己的。結果發現,實驗組在經過這個實驗操作之後,變成了「和A在一起的時候的自己」,控制組則沒有這個現象(測量方法,受試者描述自己的特質,然後和AB的特質分別做相關,計算自己的特質,和A ,B重疊的程度有多少)。

     

    愛情轉移

    這個實驗告訴我們什麼呢,就是我們有可能把舊愛的正面或是負面的印象,移情到新對象身上。負向移情可能會製造誤會,正向的移情可能讓你無法客觀地來看待這段感情。「回憶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緊就變黑暗,等虛假的背影消失於晴朗。陽光在身上流轉 等所有業障被原諒。愛情不停站,想開往地老天荒,需要多勇敢。」

    簡單地說,當我們看到新歡身上有一些舊愛的影子的時候,你不但有可能會把舊愛的樣子、期待加諸在他身上,你甚至也會在他的面前,呈現你在舊愛面前的,那個版本的自己。就像林夕詞裡面提到的,每段關係裡,似乎都有上段關係中的「背影」;每個人的心中,都住著一個過不去的大魔王。回過頭來想想,如果轉移是愛情裡面的一種預設值,我們有沒有一種可能是,在不同的人身上,看見自己和對方更多新的、有彈性的模樣?

     

    延伸閱讀

    1. Andersen, S.M. and M.S. Berk, The social-cognitive model of transference:

    Experiencing past relationships in the present.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1998: p. 109-115.

    2. Andersen, S.M. and E. Przybylinski, Experiments on transference in

    interpersonal relations: Implications for treatment. Psychotherapy, 2012.

    49(3): p. 370.

    海 苔熊

    About 海 苔熊

    程威銓(海苔熊) 「台大心研所畢,彰師大諮商輔導所博士生,筆名海苔熊,是一種結合可愛與可口的動物,和哲學哲學雞蛋糕的老闆朱家安與泛科學前總編陸子鈞有著複雜的三角關係。目前為泛科學、女人迷、姊妹淘、30雜誌等個多平台的專欄作者,著有「在怦然之後」與「暖傷心」二書。」
    好友人數